怎样克服「选择恐惧症」

清华还是北大?去长庆油田还是斯伦贝谢?你以为选对了,一切就能好起来吗?

作者:李松蔚 @ 知乎

我现在对选择恐惧的理解是:

不完全是选择恐惧给生活带来了问题,更像是生活先有了问题,才有了选择恐惧。

当人们无处可去的时候,人们总要给自己找一个交代。譬如一个迷路的人站在岔路口问路:「这几个方向,我走哪一个更好?」我们当然只能问他:「你要去哪?」而他的回答是:「我怎么知道,我迷路了!」——他给了自己一个交代。但是除非你陪着他一点点地原路返回,或许可以找到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。如果只是站在这个岔路口,试图就地找到出口,永远是无解的。

选择恐惧的人找答案,就是这样一件无解的事。这方面我接触比较多的是大学生,他们都很聪明,所以选择背后的逻辑,他们一想都很清楚。于是想通过讲道理帮助他们克服这种迷惘,根本没用。在我的经验中,大部分选择恐惧的人纠结痛苦一段时间之后,都足以产生如下认识:

  1. 我明白,让我纠结不定的每个选项,都是利弊参半的,都不完美;

  2. 这就意味着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好选择,也就没有所谓的坏选择,选哪个都不会死,我明白;

  3. 我还明白,现在我选不出哪个更好,再让我纠结一个月,我照样选不出哪个更好;

  4. 我明白,真的,我需要的不是更多的沉思、权衡和比较,我需要勇气、决断、自我担当。

——基本上,针对选择恐惧,能讲的道理也超不出这个范围了。但认识到这些又怎么样呢?

  1. 可是我特么的还是没法做出选择!!

于是我想起我自己的经验。我本身对于做选择是比较干净利落的,这从我小时候考试就能看出来。每次遇到两个看上去都有可能正确的选项,我的第一反应从来都是在心里飞快地盘算:「如果我多想一想,能想出来吗」,一旦得出「想了也是白想」这个结论,我会当机立断地随意写一个选项,然后立刻把注意力转到下一道题。这是壮士断腕的策略。几乎每次考试,我都是第一个交卷的。

当时我有一个朋友很羡慕我的决断力。他每次都会在这种模糊不定的选项上耗费过多的时间。放到今天,他大概就是「选择恐惧症」患者,但当时还没有这样的名词。为了帮他提升做题速度,我苦口婆心地给他讲道理——这个道理很容易讲,对吧?可是他用一句话,轻轻把我顶了回来:

「废话,你错得起,我错得起吗?」

——我竟无言以对。现在回头去看,他那句话揭示了一个冰冷的真相:我之所以那么果决,并不是因为我在「决断力」之类的属性上分配过更多的技能点(事实上也并没有那种属性),仅仅是因为我成绩好。我心里有把握,知道其它题我答得不错。所以就算错个把两个选择题,也无关大局。就算不是第一,也能排进前五。这样,我就不需要靠一两道题的正误来为我的整体成绩负责。

如果他在其它题目上没有遇到问题,那么要让他放弃这一两道题也会轻松很多。

但是当时我还只是似懂非懂,我试图跟他辩论:「可是你反正也不知道怎么选才是对的啊,你纠结半天也没有任何价值啊,你费半天劲选的答案跟随机选一个没有本质区别啊……」

对,我说的都对。无法反驳。但我并没有理解他。

问题和这一两道题的选择关系不大。问题在于这一两道题之外。

说回到生活中的选择恐惧。我们有一个幻想:

仿佛这个选择对我们的生活是至关重要的,重要到足以掩蔽其它一切不满足。

幻想的功能,永远是为了掩蔽现实中的不满足。就好像我的那位朋友,在一两道题上反复较劲,用以逃避他因为学习成绩而产生的挫败和无助。

回头看我们曾经为某个选择百转千回的关口,假如隔得足够久远,看得足够清晰,我们总可以发现在那个时间点,生活中确有一些具体且巨大的缺失存在。我们很难用更直接的方式处理这些缺失,甚至不敢直面那种痛苦。譬如前面说的迷路之人,在岔路口反复绕圈,是在幻想其中可以有一条路,径直将他带向目的地。

——但他怎么可能知道是那一条路呢?于是只好止步不前,卡在路口。而更深层次的动力,在于他可以借着这种迷惘,忘掉自己早就已经迷路的事实。「我还好,我的未来也还好,只是在这个路口遇到一点问题。」生活中除此之外仿佛再没有其它大事。这种令人疲倦的徘徊往复,对他来说反倒成了一次特别的喘息。

一个成绩优秀的大学生,选不定毕业后的去向,他反复跟人讨论,怎样才有更光明的前途?

他意识不到内心深处对于毕业的恐惧:「我一直用来维持自信的东西将会一钱不值,我会被扔到一个高度竞争的环境,无法再保持高高在上的形象,我也会面临很多的挫折,说不定我会一蹶不振……」不行!他不要接受这部分痛苦,所以他的想法就是:一切问题都是我不知道该出国还是工作。

另一个大学生则在辗转反侧该换肾 6 还是肾 6 大,他已经纠结了好几天:「小屏有小屏的好,大屏有大屏的好……」而他本该用这几天写论文,本该品味写不好论文时的挫败和焦虑。

一个女人在购物的时候陷入纠结,不知道该买黄色的长裙还是蓝色的短裙更美,她试试这件,摸摸那条,花了一个钟头也拿不定主意。她的幻想也许是,选对一条裙子,她的生活就会变得更好一些。自己也许会因此大受欢迎,男人赞美,女人嫉妒,她就不用再去面对自己缺爱的事实。

另一个女人在相亲时挑选不定:这个家世很好,但跟我没有共同语言;那个很有趣,但没有房子也没有车;第三个什么都有,但婆婆好像很难相处,选哪个选哪个!……她知道经营一段感情很难,也许超出了她的能力范围。她幻想做出正确的选择,就可以一劳永逸地绕开所有的难关。

现在,面临未来的工作方向,我也正在选择恐惧中。也开始产生各种幻想和忧惧,试图以此来逃避我生活中的真实困难。我知道这种想法是有危险的。但我终于开始理解当初那个朋友了。

「废话,你错得起,我错得起吗?」

「你为什么错不起?」

「因为我成绩不好啊!」

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,有一句对症下药的话,只是说出来未免太残忍:

——你以为你光是那道题选对了,就能好吗?

本文转载自知乎,再次转载时请保留本条信息。